原创安祥禅01-12 17:37
作者:耕云先生

摘要: 犬,性格忠纯,不因贫贱贰其心,不为强梁夺其志,自始即为人类之忠仆、义友。

 
 
 


凡民生乐利、民智宏开之国家,尚武任侠、热情奔放之民族,莫不视犬为挚友,爱护如家人






郎世宁 十骏犬霜花鷂
台北故宫藏


犬,性格忠纯,不因贫贱贰其心,不为强梁夺其志,自始即为人类之忠仆、义友。故凡民生乐利、民智宏开之国家,尚武任侠、热情奔放之民族,莫不视犬为挚友,爱护如家人;反之,凡贫穷、落后、无知、堕落之民族,则每喜烹犬作佳馐。

 

犹忆儿时,夏夜每依祖母怀,缠伊讲故事,其中义犬一则最为感人。追忆如下:

叔祖振宇公,尝畜黄犬名小黄,聪慧善体人意,先辈中虽无谙驯犬术者,然如拾物、人立、作揖、翻滚等,皆能随命动作,且机警异常,曾三次惊走窃贼,一次拯堂兄于溺,深得家人喜爱。

 

某冬,年关将近,叔祖跨驴携之往四乡收账毕,抵家发现遗失钱袋,小黄亦未随返,颇懊恼。入夜大雪,益感绝望,因思犬心切,竟辗转不能眠。至黎明隐约门外似有呻吟声,披衣视之,赫然小黄力竭倒毙门外,钱包犹衔口中不放。家人闻悉竞出抚尸而泣。祖母亲为诵经超度,并为立冢焉。

恰逢冬至,隔邻有盛道香肉味美而补者,因为缅述之,并谏以香肉店供应者,多为中毒之死狗,食之伤肝且易引发癌症,况犬者,义兽也,食者吉神远避,邪鬼上门,至为不祥,彼唯唯而已。


(选自《观潮随笔·第三辑 禅垢)